阅读策略: 策略定制
  • 志愿者文学 ->> 养蛊笔记书页 ->> 养蛊笔记最新章节列表 ->> 074 奇怪的风俗



  • 074 奇怪的风俗

        (第一章到。)

        盲驽一巴掌拍飞张朗手里的碗,张朗和谢林还有巴小兰都不由惊诧万分,忍不住站了起来,一脸愕然地看着盲驽。

        张朗错愕之余,心里又忍不住有些生气,怒视着盲驽:“你……”[www.du8du8.net]

        可他刚开口,旁边突然传来呼地一声异响。

        他转头一看,却发现刚才那白碗摔落的地上竟是突然冒出片片淡蓝『色』火焰,尤其那些白碗摔成的碎片上面,朵朵火焰更是明显,这些火焰中心近乎透明,外部则呈现蓝『色』,看去倒像是酒精燃烧所产生的火焰。

        然而又不过转眼时间,这些火焰便全数熄灭,消失得干干净净,而地上的水渍也是突然不见了,似乎就在这眨眼的时间被烧干了。

        空气里却弥漫一股怪怪的味道,还带着丝奇异的香甜,就像某种奇怪的花香。

        原本还想质问盲驽的张朗还有谢林和巴小兰都不由傻在那里。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张朗吞吞吐吐地说道,看了看盲驽,又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年青女子。

        他现在也是明白过来,刚才盲驽打掉他手里的碗,应该就是因为这水里有古怪,他如果喝下去的话,只怕也是凶多吉少。不过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年青女子要害自己。

        可那年青女子是一脸淡然,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倒似乎刚才的水根本不是她端来的一半,又或者说像似根本没有看到刚才的一幕。

        她的眼睛也根本没看张朗,却看着盲驽,不过眼神却也有些怪异,似疑『惑』,似惊讶,又似乎还带着丝愤怒。

        盲驽却是冷哼了一声,而后端起了面前的碗,朝碗里的水轻轻吹了几口气,将水面上的谷壳吹开,而后便分几口将碗里的水喝了个干净。

        他动作不紧不慢,但喝水的时候却是很大口,如牛饮一般,从他端碗到喝干碗里的水,不过几个呼吸时间。

        他放下白碗,那几个谷壳则剩在碗底,另外有点米渣一样的东西。

        盲驽又抬起左手,手指在碗里蘸了蘸,然后在右手手背上抹了几下,随后又换右手,手指在碗里蘸了蘸,然后在左手手背上抹了几下。

        随后他才将那白碗推到了四方桌中间,又转头朝那年青女子冷笑了一声,说了几句话。

        那年青女子面『色』微变,低头看了看身边的中年男子,眼神闪烁,倒似有些慌张。

        这个时候,那头发花白精神却是相当矍铄的老太偕着那两个孩子从边上一道门走了进来,狠狠瞪了那年青女子和中年男子几眼,又来到盲驽跟前,低头弯腰说起话来,声音轻颤,语气低沉,态度显得十分诚恳,倒像是在跟盲驽赔礼道歉。

        盲驽摆了摆手,又说了几句。

        老太又转头朝那年青女子说了一句,语气却变得有些严厉。

        年轻女子从走进了旁边那道门,

        很快,她又走了出来,手里又端着个白碗,放到了张朗面前,然后还弯腰低头朝张朗说了几句。

        张朗还有谢林他们低头看了看,发现这碗里的也有些浑浊,上面也飘着几个碎谷壳。

        “赶紧都喝了。”盲驽则又冷声说道。

        谢林三人愣了愣,随即赶紧端起碗,像盲驽那样,吹开水面上那些谷壳,喝了口水。

        他们心中还是有些疑虑,所以一开始也没有大口喝,而是浅浅尝了一口。

        不过尝了一口后,三人发现这水并没有什么怪味,而是甘甜的,倒有点像是那醪糟的味道,只不过里面的酒味比醪糟要淡,却又没有那种醪糟的冷水味,显得莫名的纯净,倒像是某种发酵过的蜂蜜水,喝起来味道也是十分不错。

        三人也是稍稍放下心来,分几口将碗里的水喝了个干净。

        不过等他们喝完水,放下手里的碗,盲驽却还是皱着眉。他虽然双眼紧闭,但谢林三人却感觉盲驽好像是在盯视着自己。

        巴小兰也是学着盲驽的样子,伸手往碗里蘸了蘸那米渣一样的东西,在手背上涂了涂,然后将碗推到了桌子中央。

        谢林和张朗也跟着做了一遍。

        等到谢林和张朗将白碗推到桌子中央,盲驽锁着的眉头才舒展开来。

        而那老太则也眯起了眼睛,面『露』笑容,点了点头,还朝谢林三人弯腰鞠躬,说了几句话,倒好像是在感谢谢林他们一般。

        谢林三人却是面面相觑,他们不懂老太的意思,不知道老太究竟是在跟他们说什么,所以也不敢随便回应,只是僵硬地站在那里。

        盲驽却又冷笑了几声,转头朝老太说了几句。

        只是听完盲驽说后,老太脸『色』却是大变,眼『露』惊恐和意外之『色』,虽然她脸『色』很快就恢复了镇定,但脸上却又『露』出了为难之『色』。它低头站在那里,沉默不语,半天没有说话,显得有些犹豫,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盲驽又冷哼了一声,说了几句。

        老太轻叹了口气,转头朝那年青女子和中年男子说了几句。

        年青女子和中年男子都点了点头,走过来,拉走了站在老太边上的两个小孩,然后便走进了旁边那道门。

        老太转头看着他们走进那道门,才转回头来,朝盲驽说了几句,还摇了摇头。

        谢林他们虽不懂老太在说什么,却发现老太语气里变得有些焦急,一边指手画脚的。

        盲驽又哼了一声,说了几句,脸上『露』出一丝不悦,显得有些生气。

        正在谢林他们奇怪间,老太竟是扑通一声朝盲驽跪了下来。

        她嘴里不停地说着话,语速很快,显得有些激动,脸上则『露』出痛苦和担忧之『色』,不时摇头,倒好像是在劝说什么。

        在老太跪下的时候,盲驽也是脸『色』微变,忍不住站了起来,不过当老太说话的时候,他又缓缓坐了下去,脸『色』则越来越阴沉。

        老太说了好一会,才终于停下来,抬着头,一脸焦急地看着盲驽。

        盲驽却恢复了平静,神情淡然。

        不过他却沉默不语,半天没说话,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老太轻呼了一声。

        盲驽脸上闪过一丝苦涩,随后缓缓站了起来,又朝谢林他们说道:“走吧。”

        说着,他便转身朝屋外走去。

        正一头雾水猜测着盲驽和老太到底在说些什么的谢林三人不由愣了一愣,有些意外,但随后还是赶紧站了起来,跟了上去。

        那老太则又脸『色』大变,立刻站了起来,小步追向盲驽,嘴里则焦急地喊着话。

        可盲驽却是不理她,仍是默默地走着。

        眼看盲驽走到门前,老太竟是一把拉住了盲驽的袖子,然后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谢林三人顿时呆在那里。

        那年青女子和中年男子也从旁边那道门走了出来,一脸错愕地看着盲驽那边,不过两人却并没有走过去,只是面面相觑,一副犹疑模样,倒显得有些拘束。

        老太则又大声说了起来,显得更加激动了,带着哭腔,眼里也是流下了泪水。

        看她样子,倒像是在求盲驽什么。

        盲驽却是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好像石化了一般。

        屋里的气氛也是变得十分的压抑,甚至有点诡异。

        过了好一会,盲驽突然叹了口气,然后伸手进怀里,拿出了一件东西。

        谢林眼尖,发现盲驽拿出的正是当初叶夏给他的那块龙形玉玦。

        盲驽一拿出那玉玦,那老太又是脸『色』骤变,紧盯着那玉玦,喃喃了一句。

        盲驽则又『露』出一丝笑意,点了点头,然后将那玉玦递给老太,说了几句。

        可老太愣了愣后,却是摇了摇头,站了起来,挥了挥手。

        盲驽脸上闪过一丝异『色』,可随后他的脸『色』却变得有些黯淡,他叹了口气,将那玉玦收回了怀里。

        老太则站了起来,朝盲驽说了一句,然后转身走进了旁边一道门。

        过了一会,老太出来了,手里却捧着一个红棕『色』的小盒子,这小盒子不知道是用什么木头制成,上面还雕着许多古朴的花纹,看去古『色』古香。

        老太来到盲驽跟前,缓缓打开盒子。

        盒子里放着一只精致的银制头钗,头钗上雕着一只百灵鸟,栩栩如生,非常好看。

        老太一打开盒子,盲驽脸『色』微变,身子也是轻轻一颤。

        他伸出右手拿起那支钗子,左手则在钗子上轻轻摩挲着,双手也是轻颤不已。

        这一刻,时间好像突然停止。

        盲驽左眼眼角,却是悄然滴落一颗浑浊的泪水。

        屋子里一片寂静,这泪水一滴到地上,声音也是清晰可闻。

        谢林三人回神,又不由面面相觑。

        盲驽仰头,又轻轻叹了口气,而后将那钗子也收进了怀里,随后便大步走出了屋门。

        谢林三人对视了一眼,便赶紧跟了上去。

        那老太却是浑身一颤,急呼了一声,追出了屋外,然后急声说起话来,又显得十分激动。

        可盲驽却是没有任何回应,走下了木梯,然后快步向山下走去。

        谢林三人也紧跟而上。

        三人转头看了看,发现那老太竟是坐在那地上,一脸悲伤,眼里也满是泪水。那年青女子和中年男子则搀扶着老太,小声说着话,好像在劝慰着她。

        而后,三人跟着盲驽下了山,又继续前行。

        一路上,盲驽走得很快,也根本不搭理谢林他们。

        谢林三人虽然心中有着无数的疑『惑』,但也能够感觉得到盲驽现在心情很不好,所以都不敢出声,只是默默地跟在盲驽身后。

        就这样一直走了一个多小时,天都完全黑了下来,那八角碉楼都已经看不见了。

        谢林正算着大家差不多已经走了十多里地,盲驽突然在一片平坦的草地前站了下来。

        而后他竟是仰首长啸了起来。

        啸声时而激越高亢,如龙虎长鸣,时而低沉婉转,如泣如诉。

        谢林三人不由面面相觑,惊诧不已,也有些纳闷盲驽这是怎么了。

        盲驽却似乎激动心情难以平复,一声接一声,仰首长啸着,久久不停。

        一直过了两三分钟,天上突然风云突变,远处传来一阵阵异响,谢林他们脚下的大地也是轻轻颤了起来。

        谢林不由脸『色』一变,随后脸上又『露』出惊异之『色』。

        那巴小兰也是面『色』奇怪,转头看着谢林,喃喃道:“是马蹄声么?”

    (←快捷键)上一节 (Enter返回书目) 下一节(快捷键→)

     
    小说养蛊笔记最新章节来自志愿者文学,若您发现章节更新太慢或有错,请告知管理员,您将会获得奖励
     
    养蛊笔记是一部优秀的小说。会员转载到本站只是为了宣传和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作者不同意请告之。
     
    为了让作者能提供更好的作品,请广大读者有钱的买VIP;没钱的就多多宣传本书,也算是对作者大大的一种支持!
     
     

    策略定制

     
     
    可视区域:
    阅读底色:
    阅读字体: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行间距: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北京信用卡提现 广告帐篷 奔驰宝马老虎机 英语六级证书 武动乾坤